导航趣博论坛趣博论坛白菜网机械方案客户案例人才招聘新闻中心销售网络联系我们

广州顾客因货物质量诉当当网 当当却让其到北京起诉

出处:本站 责任编辑: 时间:2018-09-02 [ ] 查看全部评论

  近期,习近平总书记要求广州等特大城市率先加大营商环境改革力度,营造稳定公平透明的营商环境;李克强总理强调:营商环境就是生产力。广州市委市政府将“提升市场化国际化法治化营商环境”作为2017年全面深化改革的首要重点改革项目,由市委主要领导牵头主抓。

  鉴此,广州市委政法委牵头组织政法各单位深入挖掘近3年来的执法司法大数据和所办理的海量案(事)件信息,梳理分析企业产权保护、依法诚信经营等方面存在的短板不足,并提出针对性强的意见建议,在全社会形成“法治营商环境、广州创优先行”共识,增创广州发展新优势。欢迎社会各界就广州的法治化营商环境建设工作向市委政法委提出意见建议(电邮:)。

  面对日益增长的电子商务案件数量,广州中院2014年在全国成立首家电子商务审判合议庭,3年间结案354件,其中七成为网络购物合同纠纷。面对新类型层出不穷、纷纷“触网”的电子商务行为,市中院法官建议消费者,网购过程中应尽量固定电子数据证据,如注意截屏、保留网页等。广州市中院商事审判庭庭长王天喜表示,电子商务案件审判合议庭成立初期,“秒杀”、团购、网络海外代购、网络广告、域名抢注、搜索排名等是当时面临的新型案件。2015年以来,又出现了网络直播主播与网络直播平台之间的纠纷、网络游戏玩家与网络游戏平台之间的纠纷等新案件。

  王某在当当网购买商品,因不满意货物质量,遂向合同履行地广州市白云区人民法院起诉当当网。当当网提出管辖权异议,称其已在官方网站上的交易条款中载明“所有争端将诉诸于北京某某网所在地的人民法院”,因此案件应当由当当网所在地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管辖。

  法院审理认为,当消费者进入该网注册页面时,已经默认选定为同意《当当网交易条款》。此外,网站没有通过合理、明确的方式让消费者注意到该协议管辖条款,消费者难以注意到该格式条款的具体内容。因该条款对消费者作出不合理限制,故裁定驳回当当网提出的管辖权异议。

  电子商务经营者应当遵循公平原则制定电子商务格式条款,不得存在一方免除其责任、加重对方责任、排除对方主要权利的内容,并采取合理的方式提请对方注意免除或者限制其责任的条款,按照对方的要求,对该条款予以说明。

  2015年2月,网店经营者劳某(甲方)与某网络科技公司(乙方)签订《托管运营服务合同》。约定“乙方保证店铺在服务期内的总销售额不低于500万元。”签订合同后,劳某向某网络科技公司支付了8万元服务费。劳某称合同签订后,其根据某网络科技公司要求分别向案外人吴某、刘某支付了122000元、62000元推广费,用于网站销售刷单所需,后上述款项已回流至劳某处,某网络科技公司对雇请人员刷单一事予以承认。劳某诉请确认案涉《托管运营服务合同》无效,某网络科技公司退还劳某8万元运营费等。

  法院审理认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的规定,案涉合同无效,劳某的诉请有理,法院予以支持。

  网络服务合同中,当事人约定为网络经营者提供虚构交易、虚标成交量、虚假评论等方式进行欺骗性销售诱导等服务的,该合同无效。

  某信息公司通过电线G网址的营销活动,刘某听专家介绍3G网址极具投资前景,有高额回报,便与信息公司、通信公司当场签订了《中国3G网址服务合同》。刘某交纳96000元服务费用后,才发现所谓的3G网址是指通信公司在其营运的网址“”上为刘某注册了一个名为“小家电”的网页,而不是一个独立的网址,因此起诉请求撤销《中国3G网址服务合同》,信息公司、通信公司退还刘某支付的服务费96000元。

  法院经审理认为,两公司作为专业性强的网络服务提供者,未对服务内容进行充分说明,应当承担不利后果。

  普通投资者投资电子商务行业,需要对合作的标的,盈利模式,相关的风险进行慎重评估和辨别。如果双方约定的权利义务与普通的商业合作模式明显不同,投资者应该慎重评估投资该商业项目的可行性和相应的投资风险,以避免发生损失。

  作为业内知名的网络游戏主播,戴某与某直播平台签订“白金主播”协议,约定在享受优先资源的同时,只能在该平台进行互联网游戏直播。因戴某未经对方同意,在第三方平台进行游戏直播,被诉违约赔偿该直播平台50万元。

  戴某辩称,其是著名的网络游戏竞技选手,直播平台自2011年起就使用戴某原创的游戏解说视频提高其网络点击率和人气,而未向戴某支付过任何费用。戴某成为直播平台签约主播后,对方未安排戴某参加比赛直播,亦未给戴某“白金主播”应享有的待遇,导致戴某没有收入,涉案协议没有实际履行。戴某在其他平台进行的只是游戏比赛而不是游戏解说。

  该直播平台诉请,戴某停止违约行为,继续履行《“白金主播”平台合作协议》;戴某支付违约金人民币50万元等。

  法院认为,《“白金主播”平台合作协议》约定戴某将该直播平台作为互联网解说分享的独家平台和独家互联网游戏直播平台,承诺在合作期内未经某直播平台同意不得在第三方互联网平台上直播,并对违约金进行了规定。

  由此可见,戴某在第三方游戏直播平台上作为明星选手参与游戏并进行直播,已违反了前述合同约定的义务。戴某作为一名行业内具有相当高知名度的网络游戏主播,某直播平台通过独家签约戴某作为“白金主播”,会给直播平台增加平台点击率、聚集人气、提升知名度并带来收益。原审主张50万元的违约金符合合同约定,法院予以支持。

来顶一下
近回首页
返回首页

相关导读

    无相关信息

专题推荐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免责声明 |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6-2018 趣博论坛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ww.g22.com,Template designed by 趣博论坛